混沌不堪 第二十五章 烈酒,王钦的自述

  “林子寒知道这件事吗?”卫梦颖忽然话锋一转,没有继续和王钦聊自己的身体,反倒是问起了林子寒知不知晓,像是很在乎这件事一样。

  “他不知道,除了我和进行检验的黄叔,没有人知道你感染的事情。”王钦看着卫梦颖那有些恐惧孤单的眼神,急忙说道。

  “那就好,他一直把当做一个不可触及的光,就像我把他也当做我人生中的灯塔一样,可我是异变者,体内有病毒,而且注定的短命,让我没有面对他的勇气。

  我清楚我父母的死,或许和他并无关系,他应该不会觊觎病毒的研究,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父母研究的是Hs病毒的原种病毒,不然也可能不会替我杀了那些军官了。”卫梦颖自言自语道,这是卫梦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心声,在自己秘密被揭开后,卫梦颖彻底地放下了往日的坚强和随和,再也不能忍受折磨自己的过往。

  “其实你或许可以告诉他,多一个人来陪你承担,未必是坏事。”王钦并不清楚卫梦颖和林子寒之间的关系,或者准确地说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情感,毕竟有些关系王钦早就查到了。

  根据帝豪基因人的记载,在卫梦颖和林子寒儿时,曾经有过一次突破虚空核心的限制程序,强行爆发自己的潜能,而那一次记录中,那个被救下的小女孩,就是卫梦颖。

  这或许是两个人宿命的开始,也是卫梦颖在以后见到那个冷漠的杀手,会感到熟悉和温馨的原因,因为在少年时,林子寒已经把自己的柔情,全部给了卫梦颖。

  虚空核心再次巩固后,林子寒变成了一个感情并不完善清晰的基因人,而后清除计划,遇到甫荼,成为杀手,林子寒都未展现出人情,而是一步步走向了乖戾。

  两个人的再次相遇,是命运的羁绊,林子寒一个杀手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开始动容,虚空核心封存的记忆,开始了蠢蠢欲动,只是那时候的林子寒没有恢复记忆,而经过了那么多年,卫梦颖也认不出那个小男孩。

  实验室事件,王钦也查的到,无非是一些丧心病狂的病毒狂热分子,闯进了实验室,军方为了防止病毒的泄露,下令在取得了病毒研究的数据后,下令开启了无差别的轰炸,一座实验室因此化为了火海。

  至于结局,军方取得的资料一直在那位负责军官手里,并未上交,最终在林子寒杀了一个酒吧的人后,拿回来重新交给了卫梦颖,而从始至终,林子寒都不知道自己手里拿的是人人眼红的Hs原种病毒数据。

  “我和他注定不可能有结果的,既然没有结果,又何必发生关系呢?”卫梦颖只感觉自己说出这些话时,心里很难受,很难受,一柄利刃在自己的手中,扎进了自己的心脏。

  “既然你执意如此,我也不会多说什么,只是他真的很在乎你,就像你很在乎他一样。”王钦能够感觉到,卫梦颖对林子寒的态度,是在乎的,她已经把林子寒当做了亲人一般。

  “也希望王少不要把这件事情,告诉林子寒,就让我继续保持在他心中的形象吧。”卫梦颖想了想,还是下定决心斩断了这本就错误的关系,自己和林子寒注定不是一类人。

  “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,但你也要答应我,好好休息,等恢复了在进行病毒研究。”王钦看着卫梦颖,关心地说道,那语气确实容不得质疑反驳。

  走出实验基地的王钦,没有丝毫的犹豫,拨通了林子寒的电话,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明天上午要在帝豪见到你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帝豪大厦内,黄志宗看着时间一点点推移,已经来到了上午十点,林子寒还没有出现在帝豪大厦,而王钦依然在办公室里,等候着林子寒。

  “少爷,。他或许不会来了,而且这件事您不是答应卫梦颖不告诉林子寒了吗?”黄志宗看着时间,现在已经十点十分了,王钦已经坐在这间办公室,看着桌子上的酒杯发呆了两小时十分钟,这对视时间如金钱的王钦来说,是绝无仅有的。

  “如果他不来,那我就把他的身份公之于众,让他接受整个南都安全局和清除计划余孽的怒火。”王钦语气毫不含糊,丝毫没有因为林子寒是自己解开当年秘密的重要人物,而动容,比起过去的事情,王钦更在乎以后会怎样。

  “咚咚!”

  就在王钦的话音刚落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  黄志宗和王琦循声望去,办公室的门按了门铃的,一般人都会按门铃,只有黄志宗喜欢敲门,这也是王钦分辨门外人的方式之一。此刻两人面面相觑,确认在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而不是门铃声,也确认那个声音真的在门口。

  “少爷不是说过,今天不见客了吗?”黄志宗大声地对门口吼道,他不知道是哪个新来的这么不懂规矩,门口明明挂起了红牌,还敢敲门。

  “是我!”林子寒的回应道,他没有想到自己敲门会引来黄志宗这样的勃然大怒,心中微微一颤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  “进来吧。”王钦低声说道,和黄志宗点头示意,示意他可以离开了,自己要单独和林子寒说些话。

  “这是何必呢?”林子寒看着桌子上摆好的酒杯,一瓶没有开封的酒,像是某种烈酒,还未开封林子寒就能看到酒中有熊熊烈火在燃烧,再看黄志宗一言不发走出房间,关上了门,没有像以往那样对自己报以鄙夷,林子寒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了。

  “喝点?”王钦征询林子寒的意见,还未等林子寒答应,就打开了酒瓶,先给林子寒倒上了一杯满满的酒,才给自己倒酒。

  “帝豪的少爷亲自为我倒酒,我还有些不适应呢。”林子寒没有想到,王钦会先给自己倒酒,这着实让林子寒捉摸不透,虽说王钦对自己一直不错,但也从未放下过自己帝豪少爷的身段,而这一次先给自己倒酒,很明显王钦已经放下了身份。

  “你比我大一些,也是我母亲最得意的孩子,理论上我应该称你为哥哥。”王钦认真地说道,不像是打趣和拉拢林子寒,而是真诚的感情流露,湿润的眼角,让林子寒坚信此刻的王钦,已经放下了那个霸道的伪装。

  “说什么呢,我不过是个孤儿罢了,一个基因人有什么资格。”林子寒有些自嘲地说道,语气中却毫无埋怨之意。

  “你是我哥的朋友,这样说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哥,谢谢你,哥。”王钦没有犹豫,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,一大杯杯烈酒下肚,王钦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形象,随意地用衣袖擦了擦嘴。

  看到王钦的样子,林子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王钦已经一饮而尽,自己也只好作陪,同样一饮而尽了。

  “我承认我曾经不喜欢你,换句话说,我不喜欢有钱人,毕竟我是一个刀尖上舔血的人,仇富,所以我也没有想和你做朋友,但是我承认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,不管是作为金主,还是朋友。”林子寒放下酒杯,看着酒杯又被填满,总觉得心扑通扑通地跳,心中清楚地感受到一种危机。

  “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,卫梦颖的事情我骗了你,我很早之前就在调查卫梦颖了,也很早就想要把她拉入帝豪的阵营里,这一切都是一个局,因为卫梦颖的父母研究的成果,也因为她病毒研究的天赋。

  可以说她是我一直想找的一个人,当初你归还卫梦颖的那份资料,就是病毒研究中,最根源的原种病毒研究数据,对所有的病毒研究所来说,那就是财富。”王钦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。

  “我需要这样的人,来让帝豪德的病毒研究,成为一个代表,我是帝豪的掌权人,无数眼睛都在盯着我,我不能让帝豪在我的手里没落,所以我很早就考虑脱离军部和政府的钳制。”王钦大声地说道,脸上已经开始泛红。

  当初一个十岁的孩子接手帝豪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和军政合作,随着帝豪的发展,王钦也意识到军政两界的野心,他们想要帝豪的成果,想让帝豪成为他们的工具。

  “所以说,卫梦颖是我一步步引入帝豪的,我也曾有过用她威胁你的想法,毕竟你是帝豪缔造的基因人,在你身上的科技,是我母亲的毕生心血,我怎么能不动心。”

  王钦像是醉了,说了很多胡话,至少那些话,林子寒都当做了胡话,一个十岁不到就开始在一群老狐狸中掌权的孩子,心中该有多少无处倾诉的苦楚。

  “所以说,我求你一件事,算我求你的,帮我查出来当初袭击帝豪密室,夺走了病毒制剂的人,我求你了。”王钦大声地说道,一把拉住了林子寒的手,眼神中闪烁着奇怪的光,用恳求的语气说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