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骑虎难下

  ,最快更新九皇子传最新章节!

  不知道李落转了什么念头。就见李落打了个哈欠,淡淡说道:“分胜负了。”

  令狐丹虽然已知结局,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,査勇败退,大甘诸将高声喝彩,瑶庭将士自然丧气,骂骂咧咧,査勇更是灰头土脸,像霜打了的茄子。令狐丹回头时李落已经慢悠悠的往营中去了,令狐丹后颈有些微凉,总觉得李落临行之前的最后一笑有些不怀好意,随即摇了摇头,将这个有点骇人的念头抛了开来。

  令狐丹的猜测应验了,或者说令狐丹根本没料到李落会用这个办法来迫使相柳儿现身。当晚,用过晚膳,点了篝火,有草海的女子载歌载舞,亦有大甘的歌舞。草海的舞看重动作,灵动欢快,而大甘的舞重意境,欢快灵动或有不及,但一舒一展都有用意,各有千秋。营前天为穹庐,以星为灯;地为华席,以草为被,众人欢笑一堂,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,的确是一副歌舞升平其乐融融的景象。听说外面还有些行走的两国边境缝隙之间的商团闻风而来,不知道是想趁机生财还是瞧瞧大甘和草海诸部这一回盟约的结果,该不会又是第二个秀同之盟,在这之后,这行商的生意可就得换条路走了。

  草海除了瑶庭令狐丹和篾儿干,有蒙厥王叔旗尔丹,帝圣九彩的盖束颦,还有飞鹞军,据说也是不日将至,领将叫布格,在草海这个名字有恶魔的意思,是帝圣九彩乃至整个草海七部八十三族有数的高手,而飞鹞军也是草海之中敢以十禽十兽命名的一支虎狼之师,不容小觑。姬地韩豹,是李落的熟人了。落云没有人到此,或许是因为李落伏杀落云头贲苏乍尔木的缘故。胡丹司来了百余人,领头的是个年迈老者,和大甘使团见了一面之后就很少再走动,听营中探子回报,此老一日里诵经的时辰比吃饭睡觉花的时间都长,瞧着很虔诚,对大甘来客不冷不热,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仇视和敌意,身份似乎也不低,就连霸道的篾儿干见了都要躬身行礼。除此之外,好些草海部落也派了人前来,名字千奇百怪,不用心都未必记得住。这些人里有三个人颇让李落留意,一个是渠勒的一位壮年男子,叫图们若,阔口方脸,天庭饱满,身长七尺,差不多有武塔高矮,比武塔瘦些,衣裳下的躯体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毁灭力量,隐隐有一种凶险的气息。还有一个是乌孙部落的年轻男子,名字叫牧仁,相貌很英俊,也很爱笑,就连李落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,看见大甘使团的一行众人很好奇,又有点腼腆的克制着不去问东问西,不过却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大甘诸人的一举一动,从李落这些人的行止间去描绘想象天南的模样。这个人眼下赤诚之心犹在,但一旦为敌,有朝一日必将是不逊色迟立几人的劲敌。最后一个是个看不出年纪的刀客,独来独往,不过人缘似乎很不错,时常能看见有草海的姑娘上前攀谈,从这些姑娘羞红的脸色里大约能猜出来应该不单只是害臊吧。这个刀客相貌瞧着很沧桑,眉梢鬓角似乎都是风霜,很有些云山万重归路遐,疾风千里扬尘沙的意味,胡茬写意,颇显不羁。这名刀客让李落另眼相看是因为他的刀,李落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刀客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刀法很强,也许足以和大罗刀决平分秋色,但李落却没有从这人身上看见过真正的刀。没有刀,只有刀客,还有刀意,而且刀意强到远远一瞥,就让当关中的鸣鸿按捺不住低鸣起来的地步。

  这个人,很强。

  大甘使团自当以李落为主,有禁军将士护送,统领将领正是霍裁乱的心腹汪文远,另外摊上这件苦差的还有少师陆游夏。路途遥远,除了禁军护佑,万隆帝还特意将宫中九卫中的一叶障目胡小一和新晋的九卫高手,四大皆空蒙忘白派了出来,添为护卫,除此之外,还有下逅王李承渡。李落麾下牧天狼,有悍将呼察靖,勇将赫连城弦,迟立和呼察冬蝉一路从卓城跟了过来,高手也是不少,中军骑诸营就不说了,冷冰和李缘夕都在,姑苏小娘也在,少了翟廖语和楚影儿,多了几位翟廖语从江湖上搜刮来的高手。李落北上,谷梁泪南下,卓城弃名楼着实有些空虚,虽说留了英王为后手,不过殷莫淮身子日渐虚弱,李落总有些放心不下,好在如今卓城有沈向东坐镇,北府有云无雁,让李落勉强安心些。

  当晚,草海诸部和大甘使团之间微妙的平衡就被打破了,而打破这个局面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落。

  李落邀战,相邀的对手正是瑶庭雄库鲁的领军之将篾儿干。此言一出,不单是草海,就连牧天狼诸将也是一脸诧异,先前还是李落暗中传令行事莫要张扬,静观其变,没想到首先打破僵局的会是李落。

  这一战非同小可,草海之中想和李落一决高下的高手不在少数,篾儿干也是其中之一,都铆足了劲想要折辱李落一番,只是顾及草海与大甘议和一事,再加上一个蒙厥拨汗,都不敢轻举妄动,这些日子只能捡大甘将士探探虚实,舞刀弄枪的虽然多,眼睛却都在李落身上,想逼李落出手,却没料到李落竟似第一个沉不住气,扬言邀战篾儿干。

  篾儿干听闻这个消息,先是一愣,后是一喜,再是疑惑,当年和李落曾有交手,知道这个大甘皇子绝非等闲之辈,若说沉不住气恐怕未必,这其中定然有诈。不过即便是有诈,李落邀战,篾儿干不能不应,倘若高挂免战牌,只怕日后这草海上的鹧应矛隼就得易主了。骑虎难下的滋味,的确也不算好受。

  消息传的很快,不到半个时辰,整个营地人尽皆知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